整形的哲学意义

美丽站编者是个哲学、形而上学、虚无主义迷。所以很喜欢将身边的事物透过现象去看本质,发现隐藏在背后的规律是件很有趣的事。赴韩整形这个行业的诞生其形而上的层面在于其一人对美的追逐的趋同性。其二是人试图操纵命运及看不见的力量对人造成的形而上的孤独感。其三上帝死后人开始神本位化自己的必然结果。
 

美丽站赴韩整形之虚无主义

首先谈人对美的追逐的趋同性。在上一篇文章《赴韩整形之美的标准》中谈到了美实际是一种集体意识,有人类集体意识,民族集体意识,部族集体意识,表现出来的现象就是全人类对美的某种共有认识及某些地方在其他地方人看来的奇特审美偏好,这正如广东人喜食老鼠虫子,而在湖北、山东人看来那简直是令人呕吐的行为。因此这也就不难看到人对美的趋同性总是表现在某些地方符合全体人类的审美,而有些地方只符合一部分人的审美了。
 
其次人试图操纵命运及排解看不见的力量对人造成的形而上的孤独感。某天刚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艺术的孤独。若要创作出超凡脱俗的艺术作品,作者本身必然是孤独的。在此,孤独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外在的孤独,即表现的不合群,总是独来独往,显得形单影只。第二层是灵魂的孤独,说好了是思想独立,说不好了是失去与天地的连接,同时充分的感受到个体的排他性后的孤立无援。人试图操纵命运,来源于人认为自己可以做命运的主宰,这实际是个幻象,因为即便看起来一切如己所愿,但静心沉思你发现似乎这并非全部由你而定,除非你自大到看不到你自身的有限。而通常有一些人会走到这个地步,古希腊历史学家Herodotus(希罗多德)说“神要使一个人遭难,总是让他忘乎所以。”古希腊悲剧作家欧底庇德斯则发展了这个论述“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通常到这里离毁灭已经不远。而若看到自己的有限,则必然升起孤独感,那种感觉就犹如很小的婴儿突然被妈妈抛弃后的感觉,孤立无援。设若找到好的平衡点,孤独是财富,可以转化为独立思考及创造力,而设若为孤独所吞噬,就会陷入神经错乱。这个平衡点要么来源于自我的深度认同,要么假借于外,试图求得他人认同,以抵消孤独所带来的黑洞般的塌陷。二者的深层动机一样,即是人心灵或者说灵魂必然要有个依归处,这个依归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即是找到存在感,否则四处飘零则始终惶惶不可终日。
 
其三上帝死后人开始神本位化自己的必然结果。对于生活在神权时代的人们来说,上帝是依归,是绝对的主宰及大能者,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起心动念全然临在于上帝的光芒下,他是不敢有所僭越的,尤其在中国儒家统治千年的国家,“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谁也不敢稍有差错以损英名或冒犯天威。但终于上帝死了,孔子死了,佛死了。西方以尼采的《上帝死了》为肇始,中国则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或许更早。他们死后,依归瞬间消失,起先人们以为从此解除思想枷锁,从此在自由的康庄大道上引吭高歌。而后来则发现依归失去,人总要有个新的依归,否则则会陷入上一段所说的无所依归而如浮萍,惶惶不可终日的地步,于是求美、求富、求福、求平安,等等,一切求则成为一种依归,实则是为了获得马斯诺五层需求最高一层,即被人尊重的需求,于是心系他人,从此心灵更加失去自由,成为了他人、世俗、集体意识的奴隶。笔者的结论是上帝不能死,死了人将无所依归,因此只能求浅之又浅的东西作为寄托,于是世风浮躁,幸福感持续走低,助长了抑郁和众多自杀事件。
 
终上,是笔者从事赴韩整形5年结合哲学、心理学、宗教学,管中窥豹,剖析出的一点“存在即合理”背后的动因。

2018-03-13 17:08已有人阅读本文作者: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