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整形咨询师 (讲讲内幕)

整形外科从业将近5年,和很多线上线下的“医托”相比,我跟线下团队会花80%的时间去走访一家家韩国医院,去一个个结交韩国医生,去实地经历一例例手术。通过这样的经历,迄今为止积累到4000家合作医院,是5年时间里利用每月出差韩国一周到半个月的时间逐步建立累积出来的。我的目的很明确,不了解和不熟悉他背景的医院和医生,一概不合作。直到如今许多韩国医院主动上门找我们谈合作,我都会基于是否能为求美者找到更好的手术目的地的目的去走访这家医院,接触并深入了解主刀医生,他们的实力,他们运用的技术和材料的购入渠道,他们擅长的项目及风格,医生技术娴熟度,成功及失败案例。

本着良心做事,是我们立业之基。08年三方整形网络火爆,似乎蓝海就在眼前,于是众多非行内人士蜂拥而入,造成三方市场混乱,于是到的2014年,三方平台的路子越走越窄,濒临倒闭绝境。这一情形与当年的老年保健市场是何等相似!

路子越来越窄的表面原因是问题暴露越来越多,矛盾激化,引起政府及百度注意,介入监管,瞬间将许多靠包装及虚假信息上位的三方平台逼向悬崖,以净化市场。稍微想想也便明白了,许多不懂整形业又不愿意深入了解这个行业的互联网人士靠着敏锐的嗅觉,想圈把快钱就跑。一旦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必然见光死。

美丽站认为,我们既然从事三方咨询业务,核心产品就是信息服务,为求美者提供全方位的准确的整形资讯,以求让他们最大限度降低整形所面临的不可知风险。这种服务从本质上来说是无形产品,同时价值不可衡量,可高可低,以求美者将面临的巨大人生风险及生命风险来比量,无价,但若以信息相对无此需求的人群来说,则是一文不值。而后一种人群很显然不是这种产品的消费主体。信息的价值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个核心要点,还在于信息的采集是需要花费时间成本,金钱成本及其他机会成本的。同时信息的价值还体现在它加速了技术提供者和需求者之间的等价交换,为国民经济注入了活力。因此存在即合理,毋庸置疑的是,三方咨询机构获取正当利润是必须而且必要的。否则,无人提供这种服务的后果是求美者抉择的盲目,以及整形医院主导的信息不透明导致的不合理消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三方机构的存在加速了行业的透明化,促进了信息的双向流通。重要性无需赘言,而需特别提到的是虽如此,但信息服务的价格跟价值一定要对等,否则即为欺骗。

如今中国的整形市场随着市场经济活力的巨大释放,体量越来越大,据统计2012年赴韩整形的中国求美人士已达到1.5万名,且以63%的比例飞速增加。预计到2018年年入韩国整形的人数将达到10万,出现井喷。如此猛烈的需求,面临的却是国内各自为阵,自我吹嘘的混乱局面,到底谁家好?哪个专家做的好?分别擅长什么?到底有没有副作用?适不适合自己?等等系列问题。一旦面临这些问题,往往无所适从。一个中立的行业经验丰富的三方信息提供平台的巨大价值就呈现出来了。没有多年的行业浸淫,非圈子内的资深潜水员,是很难知道谁的广告水分大,哪个专家包装过度,以及谁的成功率高,谁的失败率高等等这些非常具有价值的信息的。

作为三方平台的美丽站,深入行业4、5年,深切的体会到行业之乱,同时也深切的体会到需求之剧,以及求美人士之痛。你可能不知道很多不适合推的高风险项目会因为利润高而被医生包装的高大上而实施在不幸的求美者身上,以致不知不觉中做了小白鼠还不知。不发生后遗症或者无生命危险还好,一旦有也往往不了了之,顶多赔钱封嘴了事。我们对于此种乱象感到无比痛心,同时也越发深刻的感受到了身上所担的责任之重。

作为三方的我们,尽力做到信息透明。在与求美者深入沟通需求,担心的前提下,根据个人要求、体质,从求美者出发推荐5家左右的合适医院供选择,一家家咨询比对参考,最终确定目的手术医院,开始后续方案制定及手术实施护理等。另外在价格上严格按照韩国市场行价来执行,不乱加价,也不赚信息不对称的黑心钱。

作为一名整形咨询师,等值获取利润乃职业良心。

2014-10-21 14:56已有人阅读本文作者:江天